关键词搜索 :

025-58641580
在线咨询
如何让鼠“爱上”猫?弓形虫:我来做媒!
发布时间:2019-11-22

猫和老鼠在自然界中不死不休,却在人类如《猫和老鼠》的艺术创作中相爱相杀,人们就是喜欢这种反直觉的事情。

image.png

那么,现实中老鼠见了猫注定是拔腿就跑吗?

看完文章标题的你想必已经猜到了,答案是否定的。弓形虫感染的鼠,不仅不怕猫,还会特别喜欢猫尿的味道,甚至会“爱上”了猫。


01

弓形虫其虫

如果你的身边有孕妇,那么你对弓形虫一定不会陌生,并且知道她们需要尽量避免与猫、尤其是猫的排泄物接触。

刚地弓形虫(Toxoplasma gondii)简称弓形虫,因其滋养体形似弓形或半月形而命名,是一种广泛寄生于人和动物的原虫,属于机会性致病寄生虫。

image.png

弓形虫的中间宿主范围广泛, 从无脊椎动物、哺乳动物到鸟类均可寄生;猫科动物是其唯一终末宿主。

弓形虫抗体阳性者在人群中广泛分布,大部分感染者表现为隐性感染。当宿主免疫力低下时,弓形虫速殖子迅速增殖,引起严重的临床疾病。孕妇感染弓形虫,且自身免疫力降低时,可造成流产、早产、死胎、畸胎等。

弓形虫感染的途径主要有3种:

① 食入被弓形虫卵囊污染的食物或饮水;

② 摄入含有包囊的未熟肉类或肉制品;

③ 虫体经胎盘垂直传播。

02

“爱上”猫的鼠

自然界中,小鼠天然惧怕猫咪,对猫尿味敬而远之。然而,正如前文所提及,感染弓形虫的小鼠在暴露于猫尿味环境后,却丝毫不惧捕食者的气息,甚至会为其发情。

对此,科学家们做了大量动物实验,试图揭开这一现象的奥秘。

不怕猫的奥秘

弓形虫侵入中枢神经系统后产生包囊,缓殖子在包囊内稳定复制,一旦宿主机体免疫力下降,弓形虫缓殖子便有可能从包囊释放,对脑部组织产生影响。

很多研究发现弓形虫包囊对脑内某些区域有特定的趋向性。

Vyas等发现,在被弓形虫感染的小鼠脑部的杏仁核中,包囊数量不断上升。杏仁核为产生、识别和调节情绪的重要脑部组织,同时兼具控制学习和记忆的功能。

由此猜测,感染弓形虫的小鼠杏仁核受损,功能出现障碍,进而使小鼠不能正确理解猫的气味,对恐惧的认知也出现了偏差。

“爱上”猫的奥秘

Caskell等在弓形虫基因组中发现了2个基因——TGaaAH1TGaaAH2基因TGaaAH2在包囊阶段产生作用,并促进基因TGaaAH1的表达,二者被激活后编码酪氨酸羟化酶,参与多巴胺合成,最终导致弓形虫包囊期宿主多巴胺分泌上升。

随后,Prandovszky等发现,弓形虫包囊在神经元细胞内同时表达酪氨酸羟化酶和多巴胺,与未被感染的神经元细胞相比,多巴胺分泌量增加了3倍。

多巴胺是大脑中的神经递质,与愉悦、吸引和期待等情绪息息相关。由此猜测,弓形虫在侵入小鼠大脑后,通过合成并分泌过量多巴胺,进而改变小鼠的“爱情观”。Skallova等报道多巴胺拮抗剂可以使感染小鼠的行为恢复正常,也印证了这一点。


03

弓形虫改变人的行为?

寄生虫影响宿主行为的报道并不罕见,人们也常常会联想到自身,正是有此担忧,电影《铁线虫入侵》应运而生。

铁线虫寄生于螳螂、蝗虫等节肢动物体内,当幼虫成长为成虫时,会控制宿主寻找水源并令其跳入水中,此时铁线虫便会从宿主体内钻出。

上述电影只是艺术加工,那弓形虫呢,现实中它们会改变人类的行为吗?

答案是肯定的!现实中,人类行为的确能受到弓形虫的影响

弓形虫感染对智力的影响

在弓形虫隐性感染对儿童智商(IQ)影响的研究中,排除了社会差别的干扰后,得出的结论是弓形虫感染儿童的IQ值为93,而对照组儿童的IQ值为110。

弓形虫感染对性格的影响

Flegr等对弓形虫隐性感染者和正常人的性格特点展开研究,发现弓形虫感染的男性表现出反应迟钝、控制欲下降、探索能力下降、警觉性提高、多疑、嫉妒等,而女性则表现出控制欲提高、更加热情、认真和固执;同时男性和女性都变得更加焦虑、比正常人更多的负罪感。

弓形虫感染与交通事故发生率

在土耳其,研究人员以发生交通事故的185人作为试验组,随机抽取同一地区185人作为对照组,通过检测弓形虫抗体,发现实验组的弓形虫抗体阳性率明显高于对照组,该研究表明了弓形虫隐性感染的人群发生交通事故的风险明显增大在捷克的一项研究中,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结语

看到这里,或许你已经对弓形虫开始恐慌了。

其实大可不必,对普通人来说,不喝生水、不吃未煮熟的肉制品足以起到很好的预防作用。其次,弓形虫属机会致病寄生虫,增强自身免疫力亦是预防的关键所在。要知道,只有生活习惯上的自律才能带来生命健康的自由。

当然,孕妇对弓形虫应保持充分警惕,尽量避免与猫接触,定期做好产前检查;从事实验动物工作者也应当为实验动物考虑,自觉避免接触传染源。

“不疾不徐,勿忘勿助”,或许是我们面对弓形虫最好的态度吧。

【参考文献】
[1] 李彤,刘彤,刘怡,赵龙,吕志跃.弓形虫感染对宿主神经系统影响的研究进展[J].热带医学杂志,2016,16(12):1585-1587+1591.
[2] 程正阳,张贤,苏蕊,余莉.弓形虫感染对中枢神经系统的损伤机制及其对宿主行为的影响[J].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2016,32(08):751-754.
[3] 夏伟,刘兴会.妊娠期弓形虫感染诊断与处理[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8,34(12):883-885.
[4] 汪涛,汤自豪,赵志军.隐性弓形虫感染对人行为影响及可能机制概述[J].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2012,7(02):155-157.
[5] Flegr J,Preiss M,Klose J,et al. Decreased level of psychobiological factor novelty seeking and lower intelligence in men latently infected with the protozoan parasite Toxoplasma gondii Dopamine,a missing link between schizophrenia and toxoplasmosis [J]?Biol Psychol,2003,63(3):253-268.
[6] Gaskell EA,Smith JE,Pinney JW,et al. A unique dual activity amino acid hydroxylase in Toxoplasma gondii[J]. PLoS One,2009,4(3):e4801.
[7] Skallova A,Kodym P,Frynta D,et al. The role of dopamine in Toxoplasma-induced behavioural alterations in mice:an ethological and ethopharmacological stud[J]. Parasitology,2006,133(5):525-535.
[8] Vays A,Kim SK,Giacomini N,et al. Behavioral changes induced by Toxoplasma infection of rodents are highly specific to aversion of cat odors[J]. Proc Natl Acard Sci USA,2007,104(15):6442-6447.
[9] Alford CA,Stagno S,Reynold DW. Congenital toxoplasmosis:clinical, laboratory and therapeutic consideration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subclinical disease [J]. Bull Ny Acard Med,1974,50(2):160-181.